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310tkcom全年历史图库 >
《水浒传》中宋江为何要派神行太保戴宗去救卢俊义?
【发布时间:2022-09-01】 【作者:admin】

  那卢俊义好端端地在大名府做他的庄主员外,怎么会上我梁山泊来落草呢?宋江觉得此事匪夷所思,当时仅仅那么一想,也就罢了。后来楚红上山,带来了有关卢俊义的消息,又勾起宋江的这个想法。他感到这里面似乎是有机可乘,就派出了细作,去大名府打探事态的发展。今日听燕青备述过事情原委,不禁暗喜道,真乃天助我也。

  小梁山那帮鸟人装神弄鬼将卢俊义陷于死地,若我梁山泊义军挺身而出,拯救其于枷锁屠刀之下,他卢俊义岂有不归顺我宋江之理哉!这种心情自然不能在燕青面前露出。因此宋江乃故作深沉莫测状,并不立刻应允燕青的要求。俟燕青随杜迁离去后,宋江在房中略踱了几步,便对吴用表明态度道,小梁山假借我梁山泊名义行此卑鄙勾当,无辜陷害卢俊义于水火中,实是可恶之至。为山寨名誉计,我梁山泊对此事恐是难以袖手旁观。军师意下如何?

  那军师吴用原是个落第秀才,在乡间教书时,便与江湖中人多有往来,遇事为之出谋划策,历练得非常圆滑。他与晁盖、宋江都是多年的老相识,又是最早随晁盖落草者之一,对山寨里的人际关系洞若观火,岂有揣摩不透宋江心思之理?再者,从他与宋江的关系上考虑,宋江坐稳了山寨的头把交椅,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。因此听得宋江表明态度,他马上赞同道,大哥所言极是。

  燕青不远千里来我梁山泊求助,乃是对我们的极大信任。如若我们推托不管,岂不寒了天下义士之心。况那卢俊义乃盖世英才,若能救得他出来上山入伙,我梁山泊正无异于如虎添翼耳。宋江拊掌笑道,吴军师之言正合我意,果然是英雄所见略同也。便与吴用计议决定,连夜派出专司外出打探情报的头领神行太保戴宗赶赴大名府,会同并指挥先期派出的细作,将官府羁押审讯判决卢俊义的所有情报准确地搞到手,使用地下驿站快马传回,以便山寨相机组织施行稳妥可靠的营救行动。

  燕青在山寨的寓舍榻上辗转反侧了一夜。没有得到宋江的肯定答复,心里总是踏实不下来。清晨起床后,略略洗了把脸,胡乱喝了一碗米粥,燕青正欲再去求见宋江,吴用却先到寓舍看他来了。吴用开门见山地告诉燕青,卢俊义之事虽与梁山泊无干,但宋江宋寨主急公好义,从来是为朋友两肋插刀。我们与卢俊义虽然未曾谋面,却是久闻其名,知其是条好汉,愿意结交这个朋友。宋寨主已经连夜差人前往大名府打探消息,一俟情报搞确,便可择机动手。

  一番话说得燕青感激涕零,当时他就要去面见宋江跪拜谢恩。吴用笑止道,那就不必了,谢恩也不在一时,来日方长嘛。这几日须耐心等候消息,闲来无事,可让杜迁带你在山上水边转一转,观赏观赏我梁山泊的气象,看看此处是否乃英雄用武之地。燕青听得出,此言是邀他入伙之意。在奔赴梁山泊的路上,燕青也曾考虑过,假如真的搬动梁山泊人马救出卢俊义,那么自己和卢俊义的处境便也是与楚红相仿,除了落草,别无选择了。

  但落草为寇毕竟事关重大,而且对梁山泊的情况他现在尚不真正了解,所以此时燕青不敢贸然吐口,只是含蓄地对吴用道,多谢吴军师美意,燕青正想就此领略一下梁山泊虎寨雄威。接下来的几日里,燕青便随着杜迁,在山寨各处遍游了一番。所到之处,但见皆是营盘齐整,秩序井然,职责分明。虽然已是天寒地冻时节,无论水师陆旅,士兵的操练仍是按部就班,一丝不苟。尤其是作战阵法的演练,竟如朝廷的正规军一般,进退有致,变幻多端,一望可知内中必有高人指挥。

  燕青边看边在心里赞叹,这梁山泊到底名不虚传,远非寻常蟊贼草寇可比。这些人将来或许有些大作为,亦未可料也。自古以来,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在不知不觉间,燕青已有将自己视为梁山好汉中的一员之感,对这一片水泊山峦不再觉得陌生隔膜。只是营救卢俊义之事一日不竣,他心里的焦虑终是不能消除。其实不单是燕青,包括宋江和吴用,自决定了欲将卢俊义救上山来立为副帅的大计后,心情也变得十分迫切起来。

  也是合该卢俊义与梁山泊有缘,才未使宋江、吴用的这番心思落空。原来那小梁山的魁首宋双,在打探得卢俊义以谋反罪名入狱后,马上便做了劫牢的准备。这是他赚取卢俊义上山谋略中的既定之策。如果宋双劫牢成功,卢俊义必会被留在小梁山。如果宋双劫牢失败,卢俊义难逃被就地斩决之灾,亦是难得再被营救上梁山泊。总而言之,只要是宋双的行动在先,宋江邀卢俊义加盟梁山泊的打算便悉归泡影。

  谁知一件区区小事,竟然不仅使宋双的行动计划流产,而且令其苦心经营了数年的小梁山队伍顷刻之间毁于一旦。宋双的毁灭成全了宋江,然而对卢俊义来说,此事是福是祸,殊难一言以蔽之,只可谓天数使然也。说来也是可叹,小梁山队伍覆亡祸事的缘由,不过是由一个年轻女子而引发的内讧。宋双麾下有个唤作曾箫的头目,有一日下山打家劫舍,抢得了一个富户家的姑娘。

  那曾箫年过三十尚未有妻室,因见姑娘生得娇艳,且又正值豆蔻年华,就生出了纳其为妻之意。所以抢了姑娘上山后,他并未强迫为难于她,而是单置了一间房间与她居住,好饭好茶款待,亦允其在营寨中适当走动。打算着将其磨得服帖顺从后,与其成就如意姻缘。那姑娘原是哭哭啼啼,惧怕不已。后来见曾箫待她不错,并未非礼,情绪渐渐安定下来。在曾箫不断的曲意奉承下,便萌生了听天由命之意。

  眼看着事情正朝着曾箫设计的方向发展,孰料陡起不测风云。一日宋双巡寨至曾箫营中,撞上了在山坡上采撷黄叶的姑娘。多日未得下山的宋双突然看见如此美丽。得知此女乃是曾箫从山下抢来的战利品,宋双便肆无忌惮地将姑娘逼入了房中。当时曾箫外出未在营中,士卒喽啰哪里敢阻拦寨主。于是乎宋双就恣意一番,心满意足地扬长而去。

  按照小梁山山寨的规矩,无论哪个头目抢上山来的女子,寨主欲要享用均无不可,还理应主动奉上。然而这一次曾箫是打算将此女娶为妻室的,情况便大不一样了。曾箫回营得悉姑娘被宋双,勃然大怒,暴跳如雷,口无遮拦地大骂宋双不是东西,甚至将此仇不报誓不为人一类的话也吼了出来。这些话很快传到了宋双的耳朵里。宋双感到再留曾箫在侧十分危险,就起了将其灭掉之意,而风声却又不慎走漏。

  曾箫原是一时之愤,本来发泄一下也就罢了,其实并没真想与宋双翻脸。但是闻得了宋双欲对自己下手的动静后,就不得不先下手为强了。他趁着宋双还没行动,抢先带亲兵夜袭宋双虎帐,将宋双杀死在了卧榻上。山寨的军师昝青云紧急应变,假意推举曾箫为寨主,暗地里却联络了其他头领,于酒席间以为宋双报仇的名义,将曾箫拿下砍了脑袋。嗣后,昝青云欲自立为寨主,众头领却各怀异志,不肯臣服。为避免火并,头领们俱各带本部弟兄先后离寨,另谋他图而去。

  昝青云孤掌难鸣,恐江湖仇家乘小梁山势衰之际前来报复,亦带着亲信弟兄弃寨而遁。顷刻间,小梁山群寇就这样如同飞鸟投林般四散了个干干净净,哪里有人还惦记着营救什么卢俊义。这些情况当时宋江自然是无从得知的。后来从小梁山分化出去的某些强人经过辗转周折,又投奔了山东梁山泊,从他们的口中,宋江才了解到,当初在小梁山上还发生过这么一段故事。

  且说戴宗到了大名府后,将刺探情报的工作进行得卓有成效。卢俊义的案子不属于什么机密案件,几百两银子打点进去,有关情况便很容易地套了出来。情况验证确凿,戴宗即火速向梁山大寨传回。宋江得知大名府衙对卢俊义的判决是发配沧州,笑言道,此乃天助我也。一颗心就安顿下来。因为设伏劫道是梁山泊英雄的强项,只要卢俊义离开牢狱出了大名府,营救行动可以说是易如反掌。宋江与吴用略作商议,就定下了具体行动计划。